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易一博客

曾经沧海难为水 平平淡淡不是真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英俊少年如今变成了大爷。和年轻比,现在的形象和巴黎圣母院里的敲钟人卡西莫多能有一拼。人总要变老,变丑,但生命境界应当越来越美,如同那座恢弘神圣的教堂,剔除了灰色的琐屑后,更加纯净,多少拥有了宗教意味。 盼来了闲云野鹤的自由却心有不甘,渴望诗意的生活和江湖的仗剑侠义,幻想能触摸到宁静和旷远。当人生悠悠乎一大把时间耗完后,心有戚戚然。幻想幻觉不再属于自己,遂用心做想做的事情,写想写的文字,没有束缚,自由自在。 在这里搭建一个精神家园,用真,用爱。

网易考拉推荐

小站  

2014-07-31 12:36:32|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站注定了人们要离家远行,这是空间的诱惑;小站也决定了游子早晚要回家,这是时间老人的召唤。咣当咣当久了,终究会有下车的那一站。其实,人这一生,最难忘的,恐怕就是两个瞬间:一个是离家的瞬间,一个是回家的瞬间。其他,都是插曲而已。

 

小站 - yy5511mm - 易一博客
 
    来到德国巴伐利亚省西南端的小城林道时,一块云彩带来了几许雨点,同行者小跑赶往前方不远处的海堤,为的是眺望波登湖对岸奥地利小镇和瑞士的斜坡森林。这里,德、奥、瑞三国水上相邻,赢得了德国“极乐尽头”的美誉。经过海堤的路上,是林道小城火车站的大门,不经意一瞥,却牢牢吸引了我的视线,于是,竟然放弃了美景,推开了那扇铜制的大门。

 

    你看,你看,就是这扇门。无数双旅客的手,将扶手和门框边缘磨得铮亮,泛着金黄色的光芒,以岁月包浆的凝重光影,印证着小站的久远时光。曾经涌入或走出的旅客中,说不定就有爱因斯坦,马克思,或者家乡就在对岸不远处的阿道夫 希特勒。

 

    时间和空间的关系,历来为哲学家们感兴趣。除了历史就是具体的一个个时间,一个个空间构成的,还因为,时空的交错,并不合乎逻辑。同一个时空里的故事,因为那么多的必然,因果关系合出了真实的人生故事,而跨越时空的神交和相遇,却因那么多不可思议的巧合,偶然演绎出惊天动地的传奇创造,海涅的诗歌,席勒的戏剧,当然,还有贝多芬、巴赫、勃拉姆斯的音乐。负重谋生的人和喜爱科学艺术的人,都需要在多个空间不断转换。小站,就成了希望和幻想的出发点。

 

小站 - yy5511mm - 易一博客
 
    我对雨后的小站和铁轨有很深的印象。童年,就和小伙伴们喜欢去家乡一个叫北坦的小站玩耍。没有围墙,没有严格的检票把守,很容易就踏上月台,然后踩着泛着清幽蓝光的铁轨行走,比比谁走的最远。这时,如果开来一列火车,便呆在路基旁看哪个铁家伙呼呼驶过,看三三两两的旅客提着大包小包上下车,生出了远行的渴望。而我第一次离家远行,又是在山东一个叫禹城的小站出发的,这一走,就是千里之外的边疆了。

 

    如今,在国内坐火车出行大多改为乘航班,列车提速,小站逐渐消失。不曾想,却在德国看到了小站。潜藏在深处的记忆,鬼使神差般让我推开了那扇大门,把手,叠印在无数双德国人,不,欧洲人,不,也许是很多国家人的手上。当然,我不希望这里头有希特勒。

 

    走进小站大厅,一盏老式吊灯悬挂在正中央,四周的墙壁用古铜色的木板拼装成如同贵族豪华家中客厅的模样,四扇大窗户连接到穹隆屋顶,如果有太阳,光线一定非常明媚。和国内的车站不同,小站没有候车室,没有检票员,没有人声鼎沸拥挤不堪的气氛。四张连椅对排,六七个乘客闲散地坐在那里看书聊天。一个书店占据了相当大的空间,里面摆满了杂志还有各类书籍。雨点打在窗户扑簌簌的声音,越发衬托了大厅的安静,给我一种走进图书馆的错觉。

 

    德国的天空不像法国,没有一个类似巴黎那样的太阳城,耀眼的时尚和华丽足以盖过了其他城市的存在;这里天空的星星如同宝石般璀璨,它们就是德国诸多的小城镇,由于大多源于历史上神圣的罗马帝国。这些小城镇在贵族、教会等新派人物的营造下,逐渐形成了类似城邦那样的城市国,它们有自己的城市法典和城市智慧,积攒了历史和文化的厚度与活力。那些流浪的文人和知识分子们在这些小城镇穿梭,如同活跃的基因,将中古以来的政治文化梳理创新,终于喷薄出一个大国的风格与气量。别忘了,德国是和这些人的名字连在一起的:歌德、席勒、黑格尔、马克斯?韦伯、卡尔?马克思、瓦格纳、尼采、康德、莱布尼茨,那么多的名人,那么多的文明,那么多的主义,包括两次世界大战,还有迄今为止德国总理勃兰特对战争忏悔惊人的一跪,都发正在德国,这难道是偶然的么。

 

小站 - yy5511mm - 易一博客
 
小站 - yy5511mm - 易一博客
 
    在林道火车站大门两侧的建筑基座上,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雕塑,从风格上看,显然带着古罗马的痕迹。德国南部曾经被罗马占领,在罗马人看来,勇士的体魄和手中的剑是征服世界手段。而女人呢,则代表着引领胜利荣耀的女神,两座雕塑诠释了离开和归来的含义,让多少离家远游人们目睹后心绪难平啊。恐怕,也只有德国小城镇的火车站,才有这样史诗般豪迈的气场。我突然感到,那扇大门磨光的金黄色,很像一块老旧勋章的颜色了。如今,帝国的烟云已经散去,思想和迁徙的自由成为光顾小站人们的主要动因,这恰如歌德说过的一句话:“日耳曼人呀!你们希望成为一个国家,那是徒然的,不如把你们自己变成自由人吧!”。据说,德国八千多万人口中有一半居住在像林道这样的小城镇里,他们不理会时髦的飞机旅行和大城市的繁华,选择到小城镇居住,将自己的手印印在小城镇火车站那扇铜质的扶手上,继续增加这历史肌理的亮色。

 

    对于我来说,能够在德国一个陌生的小站暂留,心中则充满了欣喜。我庆幸知天命之年的我,带着对中国小站的记忆和远在异乡的林道小站相聚。就像当年火车离开小站的那一刻,家乡的安详平淡不再,前面的挑战风险未知,你知道这一切,却又义无反顾地奔向陌生的理想之地。的确,外面的世界和日子非常美妙,财富的梦想更辉煌,皇家的礼仪更庄重,颜色的音响更甜蜜,空气的流动更欢畅,光影的漂浮更微妙,女人的酮体更诱人,可是,你必须为这些付出代价。你乔装打扮,你趋炎附势,你带着面具,你花言巧语,你委曲求全,你屎壳郎垫桌子腿——硬撑。所有这些不堪的忍受,你都能咽到肚子里,为了得到和家乡的人生不一样的东西。在一个个挫折中,你挺过来了,你学会了用很多办法和方式让自己的心绪复原,酗酒,赋诗,作乐,阵发性歇斯底里,然后,又要去面对。就像火车在两个城镇间穿梭,乌云堆积、狂风大作之后,生活又复美好,天空又复绚丽,流浪又意味着无穷。你乐此不彼,把小站,把小镇,把亲人和家乡,把心灵的自由抛在脑后,直到耄耋之年或者生命的苟延残喘时刻,你才突然发觉,心底的深处,原来一直保留着小镇的小站,而登上火车时你才发现,原先火车的汽笛,蒸汽的云雾,还有那熟悉的“咣当”、“扎扎”的声音,早已经被电气机车取代了。

 

    常年在外奔波流浪的游子临到老了的时候,大概都明白了这样的道理:所谓的荣耀和财富都是身外之物,生命的奋斗和意义从自己的感受中才能真正获得。最大的幸运不是你身后留下了多少值得人们怀念的东西,而是在你健康和清醒的时候,你就能珍惜自身存在的感觉,这本身就是一种弥足珍贵的满足与安宁。但大多数人,还在为连续不断的激情所扰,很少能经历这种境界。

 

    从小站出来,在沿街的花园踱步,突然发现路边有一列木桩制作的小火车,其实,就是供游人休憩的小凳子,一种孩童般的兴奋油然而生。我坐在上面,学着老式蒸汽机车的汽笛呜呜叫了几声,耳边响起哐当和扎扎得声音。我想象,那些从外面世界回到小站的人们,无论是名人还是普通人,只要活着回来就是胜利,就是对自己生命和感觉的一个完美交代。也许,他们也会坐在这个小火车的木凳上,呜呜叫几声,喃喃自语道:回来了,就不再是流浪游荡的日子了。

 

 

小站 - yy5511mm - 易一博客

 

小站 - yy5511mm - 易一博客
 
小站 - yy5511mm - 易一博客
 
    小站门口对面的不远处,一簇簇鲜花绽放,一轮红日落入紫色云雾中,在蓝色金色的苍穹下目所能及,无不美丽,使人在梦幻中的宁静中与大自然融成一体。我就这么看了有五分钟之久,却感觉好像很长很长。我在想,每一个小站,可能都有这样的风景,这么完美无瑕的日子。心有所属的归来者在德国一个小站找到了这种感觉,很奇妙。就要起身离开小站外大街的时候,对面走过来一位推着自行车的老汉,车把上竖着一个标语牌,醒目的德文意思是“上帝的宣示”。车筐上贴着一张纸,上面小字的大概内容,是说这个世界有一种信仰就是上帝。上帝说过,我就是生活本身,我就是谁都信仰的那个人。如果没有了对上帝的信仰,生命就会失去光彩和活力。老汉便走边絮叨,神情凝重,旁若无人,仿佛他就上帝的使者。看着他神圣的背影在空旷的街道上远去,我原本平静的心一下子又起伏荡漾。回归的感觉虽然自由悠闲,不再有爬坡负重的忧虑,但此时的生命同样不能缺失了信仰,也许,恰恰就是这信仰,即使他没有去过远方,也依然充实自信地活着。 

 

       人这一生,要面临很多人在旅途的考验。生命的时间有限,就要在空间上多想点子。但,也许就是为了占有更多的空间,让生命历程充满了艰辛和疲惫,苍凉和无助。有的时候,明明不知道一下站在哪里,还是登上了火车;而到了下站的时刻,却又留恋车窗外那些风景了。因此,每当看到绵延不绝的铁轨时,我就禁不住萌生一种寥落苍凉的心情。这很像古人对长河感叹时光、对落花哀悼青春,对大雁思念亲人,对明月缅怀故乡。但,这些都不能和小站比,它能勾起你对人生的况味的复杂记忆,又能把所有复杂空间里的人生简缩成两个瞬间,就是本文开头说过的那两句。

 

    现在,请跟着那位虔诚的老头回到开头,再去找找是那两个瞬间吧。

 

小站 - yy5511mm - 易一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