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易一博客

曾经沧海难为水 平平淡淡不是真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英俊少年如今变成了大爷。和年轻比,现在的形象和巴黎圣母院里的敲钟人卡西莫多能有一拼。人总要变老,变丑,但生命境界应当越来越美,如同那座恢弘神圣的教堂,剔除了灰色的琐屑后,更加纯净,多少拥有了宗教意味。 盼来了闲云野鹤的自由却心有不甘,渴望诗意的生活和江湖的仗剑侠义,幻想能触摸到宁静和旷远。当人生悠悠乎一大把时间耗完后,心有戚戚然。幻想幻觉不再属于自己,遂用心做想做的事情,写想写的文字,没有束缚,自由自在。 在这里搭建一个精神家园,用真,用爱。

网易考拉推荐

在尼亚加拉大瀑布前畅想  

2014-08-17 13:45:02|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近在咫尺气势磅礴巨大水幔的面前,先是感到恐慌和畏惧,继而又有一种挑战的冲动,稍稍镇定下来,则是陶醉和慨叹这壮美的瀑布奇观。每一个看过尼亚加拉瀑布的人,大概都会经历从惶惶不知所措到膜拜礼赞大自然伟力的心迹变化。

 

在尼亚加拉大瀑布前畅想 - yy5511mm - 易一博客
 

    从加拿大多伦多驱车沿高速公路往东南方向约二百多公里,便看到一座大型拱形桥,桥下深沟里湍急的水流激起的雾气弥漫在空中,被阳光折射出一道彩虹,所以这座桥被称作彩虹桥,桥的另一端便是美国的纽约州。也许是大自然故意和美国人开了个玩笑,像马蹄形状似的尼亚加拉瀑布,虽然一端在美国,一端在加拿大,但由于这个 “马蹄”的位置向左摆了一个很大的弧度,在美国只能“右看”到瀑布的一部分,在加拿大才能领略到它壮丽的全景。至于这条深沟对岸一条婚纱形状的瀑布,在马蹄形瀑布的衬托下,显得那么精致小巧;尽管它高55米,岸长300多米,但和马蹄瀑布高54米,顶部水线长728米的气度相比,失色了许多。

 

    在印第安语中,尼亚加拉的意思是水声大如雷响。的确,在距瀑布很远的地方,就能听见那水声巨大的轰鸣,而在近处,你不提高嗓门对方则很难听清你说的话。这声响,是因为上游的伊利湖水流入地势比它低100多米的安大略湖,然后沿地表石灰岩断层形成巨大的落差,当汹涌澎湃的水流以雷霆万钧之势直冲而下的时候,溅起的浪花和水汽高达100多米,那激荡人心的轰鸣如同瀑布撞击心灵产生的回音,让你在近在咫尺气势磅礴巨大水幔的面前,先是感到恐慌和畏惧,继而又有一种挑战的冲动,稍稍镇定下来,则是陶醉和慨叹这壮美的瀑布奇观。每一个看过尼亚加拉瀑布的人,大概都会经历从惶惶不知所措到膜拜礼赞大自然伟力的心迹变化。

 

在尼亚加拉大瀑布前畅想 - yy5511mm - 易一博客
 
    这从高处坠落的天然翡翠般的水流,就在你眼前以慢镜头的方式从峭壁上从容地滑落,旋即冲到崖下黑色的岩石上,撞击成白沫,升腾起水雾,幻化出霓虹,它如此激荡人心,它把畏惧退却转化成礼赞进取的情绪演绎得如此合乎逻辑,以至于它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证明了自己和其他瀑布的不同之处:尼亚加拉,横切600米峡谷,从50多米峭壁的落差上陡然下垂成浩淼的幕布,在威严中透着柔美,在冷漠中藏着热情,在排斥中闪着诱惑,在挑战中又给对手以迷人的微笑,在狂放中又能让你陷入冷静,以至于让你惊诧:你看到它后怎么会抑制不住产生投入、触摸、搏击、呐喊、沉思、跳跃的冲动呢,就像一个演员看到了久别的舞台。
 

    尼亚加拉瀑布是一个特殊的异乎寻常的和得天独厚的存在,它的特质就像西方古老的哲学命题:水是万物的始基,万物出于水,又复归于水。古希腊哲学家泰勒斯认为,水就是“一”,万物出自一又复归于一,水也是神,这意味着什么?水不就是无色透明的液体吗?水不就是要么可以深的湖、浅的塘、宽的河、窄的溪,要么就是激流险滩、高山瀑布、大海波涛、霏霏细雨或者晨雾云霭,总之,水无论怎么变化,都是直观可以看得见的,怎么又成了人类思想史上虚灵的“一”了?

 

    我去加拿大的时候正值冬天,虽然尼亚加拉瀑布的水势不如夏秋季节,却也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为了让游客充分领略瀑布的壮美和动感,旅游接待处特意为每位游客准备了一件雨衣,沿着人工凿成的台阶可以下到峭壁中部,眼前的水幔仿佛凝固在空中,耳边却是一片轰鸣的水声。岩石洞穴里飞溅的水花已使周遭的崖壁变成了蜂窝状。在峡谷底部人工修造的小堤坝上仰视,水流就象是从天上的云端飞奔而下,由于距离太近,你满身的水花水雾,似乎正在跟随着水柱旋转、眩目中感觉身体不自主地摇晃着,让你不敢再正眼看这庞然怪兽般的水;又像喝酒壮了胆子,往水里钻的欲望挠着你的心直痒,即使你知道这一钻就是毁灭,就是粉身碎骨,就是末日,可是它的确在撞击你疲惫的斗志,召唤灵魂的升腾或坠落,如同你能听见上帝的声音,如同你就是冲向风车的那个唐吉柯德,如同你顿悟到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中一个人正在和一个黑色巨大的影子搏斗。当退下雨衣走到高处俯视马蹄形的瀑布时,你又恢复了理智和平静,虽然你已和瀑布拉开了距离,能看到它的全貌,或许你开始计算它的体积,水的流量,追溯它的源头和历史的变化,考察它的地理状况,比较它和其他瀑布的不同,但慢慢你就会发现,你的计算和比较充其量只能是一种物理条件的外在的印象评价,而尼亚加拉大瀑布给你的生命体验则是内在的,一种接近毁灭后的重生、一种颤栗的惶恐和麻木,一种亢奋,你在知道了它的价值的同时也知道了你生命的价值和有限度的人生位置。

 

    尼亚加拉瀑布的独特地理位置和流淌的方式除了给人壮观恢弘的视觉感受,还显示了它柔美的一面。来自安大略湖的水流在平坦的地面上汇集,所以尼亚加拉河的水势显得十分缓慢。在岸上看,河面就像一块大大的床单,被一直巨大的手牵着移动,河床很宽,河水清澈,河水较浅,能清楚的看到平滑的鹅卵石和摆动的水草。游人可以毫不费劲地下到岸边,甚至可以趟水走到对岸,更有一些冒险者涉水在横切面峡谷边缘寻求刺激。这中间也不乏挑战自我和厌世的人,所以,每年当地的媒体上,都可以看到不少冒险者用种种奇特的方式随瀑布坠落峡谷和自杀者跳崖跌入谷底报道。最早挑战尼亚加拉瀑布的人是法国走钢丝演员查理·布隆丹,1859年,他从一条长335米,悬于瀑布水流汹涌处上方49米的钢丝上走过。至今,还没有人打破他创下的记录。在我们去尼亚加拉瀑布不久前,有一位勇士把自己搁到一个密封铁桶里,然后随水流滚下瀑布,落到近70英尺深的水潭,而后,他从铁桶里爬了出来,竟然毫发无损。友人告诉我说,有一个女性自杀者,自己趟水走到峡谷横切面的一块岩石上,但又缺乏最终一跃的勇气,遂向岸边的人大声呼救,当地警方动用了救援直升飞机,才把她救了上来。有人做过统计,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几乎每周都有人到尼亚加拉瀑布自杀或冒险,如此高的频率让当局不得不加强了安全的防范,河两岸加固了防护栏,对冒险者还规定了罪名。但是,还是有人选择到这壮观柔美的瀑布前,挑战自我或者结束生命。有的冒险者干脆连铁桶这样的保护层都舍弃了,就赤手空拳的一个人站在峡谷边上,看准了深潭的位置就纵身一跳。这非正常的状态引起了科学家的注意,人类何以对瀑布如此着迷?研究的初步结论是,尼亚加拉瀑布巨大的落差,让跌入深谷的水流飞溅起100多米高的浪花和水汽,由于空气中弥漫着丰富的水离子,极容易作用人的大脑中枢神经,产生亢奋和冲动,故有这般惊人之举。

 

在尼亚加拉大瀑布前畅想 - yy5511mm - 易一博客

 

    对于这样的解释,我将信将疑,觉着倒不如用人类审美的经验来解释更为合理。与“优美”相对的审美范畴是“崇高”,崇高是一种庄严之美、阳刚之美、雄浑壮丽之美,能引起人们崇高感的对象,是大自然中特别巨大而又出众的物象,如太空宇宙、森林海洋、群山大漠等等。最早把“崇高”列为审美范畴之一的是18世纪英国美学家伯克,在《论崇高与美德观念的根源的哲学探讨》一文中,伯克这样概括崇高的特性:在体积方面是巨大的,是凹凸不平和放荡不羁的,是喜欢采用直线条的,是坚实而又笨重的,是以痛感为基础的。德国美学家康德则进一步把崇高分为数学和力学两个类型,数学的崇高是事物在体积或数量上的无限大,即事物的超出常人感官所能掌握的巨大的限度;力学的崇高,是指能引起人们恐惧和崇敬的具有巨大力量和威势的事物。车尔尼雪夫斯基对崇高的解释更为浅显易懂,他干脆这样说道:“一件事物较之与他相比的一切事物要巨大得多,那便是崇高”;“一件东西在量上大大超过我们拿来和它相比的东西,那便是崇高的东西,一种现象较之我们拿来和它相比的其他现象都强有力得多,那便是崇高的现象”。这些描述和说法,都证明了崇高具有庄严伟大的属性,具有震撼人心的感染力量。

 

    显然,尼亚加拉瀑布给人的感受就是这样一种崇高,你从马蹄的底部仰望瀑布,好似万马奔腾的水流从天而降,如果你不是站在一道人工修筑的窄窄岸堤上,就没有这样的近距离,就领略不到眼前这巨大的水幕,面对气势磅礴的瀑布,奇怪的是你还有想触摸的欲望。假使没有这道人工岸堤,除非你选择坠落才能这样亲近瀑布,在你随着瀑布滑落的短短过程中,你才能看见这奇观,然而,又有几个人能选择坠落,又有几个坠落的人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并睁开眼睛看着以生命的粉碎为代价的这奢侈的最后一道景色呢?如果你选择乘直升飞机从上往下观看尼亚加拉大瀑布,那感觉又和从底部观看大不一样,在空中,你可以清楚看到一条河把安大略湖和伊利湖连通起来,水流从地势较高的那个湖中涌出,变作瀑布飞流直下,汇入深而窄的河谷,这时,尼亚加拉不再是一个单一的瀑布,它和湖、河、山、峡融为一体,你的感觉是,一个巨大的瀑布突然变成了一盘棋中的一个棋子,而你则是挪动这盘棋子的那只神奇的手。你看,崇高给予人们的感受是惊险、狂喜、崇敬、敬仰、壮观、豪放等等的审美心理体验,尼亚加拉,毫不吝惜的都给你了。

 

在尼亚加拉大瀑布前畅想 - yy5511mm - 易一博客

  

    那么,崇高为什么要以痛感为基础呢,在崇高的物象面前,人为什么产生一种近似恐惧的感觉,为什么会有一种本能的自我保存欲,又为什么会反其道而行之,用渺小脆弱的生命挑战强大的东西呢?康德的解释是,崇高是由痛感间接转化来的快感,美可以从感觉上把握它,崇高则要凭超感官的理性,这是一种超越自然威力的精神力量。所以,康德判断说,崇高不在自然,而是人的心境。是啊,人的确也有这样的情感经历,在暴力和肆虐的自然灾害面前,人的无助和沮丧是一种态势,然而,人以自己的理性、精神力量去战胜肉体的种种痛苦、不幸、灾难,当人意识到自己具有超自然的理性力量,就能够用意志战胜貌似强大的东西,从而获得人生的另一种态势,这便是道德的崇高和自我的完善。敬畏自然是唯物主义,把敬畏自然转化成改造自然的科学实践活动,是辩证唯物主义。尽管一个个别的、有限的人不能和巨大无比的物象还有沉重的压力作物理的比较,但如果你感到恐惧以后不再继续恐惧,而是以理性的力量战胜恐惧和超越恐惧,你就能够获得崇高的体验和别人对你是崇高的认同。

 

    这不是阿Q精神,阿Q精神是对恐惧和痛苦的一种麻木,是对无奈人生的一种自嘲自虐,是在逆境和欺辱面前一种莫名其妙的自我膨胀和满足。也许,一个犹太诗人在奥斯威辛集中营里的遭遇能够区别什么是自我满足和自我完善。面对纳粹的暴行和每天繁重的劳动,面对毒气室和焚尸炉的死亡恐惧威胁,这位犹太诗人还看到了明媚灿烂的阳光,朝气勃勃的小树,生机盎然的野花,他说,每当我看到这些景物的时候,我就全身心地去感受生活中的美好和诗意,从而战胜了恐惧,最终让生命支撑到了解放的那一天。藐视一切危险的信念就会产生崇高,这就是精神的力量和能量。

 

    当然,对于那些挑战尼亚加拉瀑布的勇敢者不能统统冠以“崇高”的赞誉,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视他们只是人类积极进取精神的一个符号,这是恰当的,而对于个体的动机,那自当别论。

 

在尼亚加拉大瀑布前畅想 - yy5511mm - 易一博客
 

    尼亚加拉大瀑布已经存在了一万多年,在一万多个春夏秋冬的岁月里,它就这么流淌着,给人带来了感官上的巨大冲击和心理上复杂的审美体验。然而,地理学家们研究发现,尼亚加拉瀑布的原始状态竟然只是一条湍急的河流而已,由于河床不断经受这水的冲击,火山岩开始松软、坍塌,最终形成了一个马蹄形状的断截面,于是有了今天尼亚加拉瀑布壮观的景色。遗憾的是,地理学家们发现,这种水流对河床的冲刷依然在继续,甚至还在加剧,每年,这个马蹄形状的边沿都要以零点几厘米的速度向后退缩,深谷中看到的几块大大小小的褐色石头就是河床塌陷的证明。按照这个速度,大概经过上万年以后,当河床退至安大略湖的附近时,这个落差截面就不复存在,瀑布也就销声匿迹了。听到这个说法我不由得感慨万千,几万年以后,我早已是连尘埃也难觅的一个过去的地球生命,而这个地球上的后来的生命,却只能拥有对尼亚加拉瀑布的回忆了。

 

    由此又想到了那个古老的哲学命题:水是万物的始基,万物出于水,又复归于水,这意味着万物出于“一”,又复归于“一”,这样,能够直观的水由于它的“始基”地位变得虚灵起来。水是一,一是水,在水和一这一地平线上,哲学的晨曦第一次透出了人的心灵。此后,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无论是泰勒斯对水的哲学感悟还是孔子面对一条大河发出的“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感叹,哲学家们似乎都在追问这样一个问题,万物由之产生的东西,万物又消灭而复归于它,这里面有什么玄机,这里面有什么规律,这是命运吗?为什么这既是世界的起始又是世界的归宿?人们对崇高的解读和种种为崇高做出的努力,对这个大的宇宙过程会起怎样的作用?

 

    卢梭在《生活在大自然的怀抱里》,醉心描述了太阳的升起,树木的宏伟,花草的繁盛,白云的奇幻,随即笔锋一转,立刻将他的思想从低处升高,转向自然界所有的生命,转向事物普遍的体系,转向所谓主宰一切的不可思议的上帝,虽然他的心灵迷失在大千世界里,但他却怀着快感,感到肩负着宇宙的重压。卢梭这样写道:

 

    我陶醉于这些伟大观念的混杂,我喜欢任由我的想象在空间驰骋,我禁锢在生命疆界内的心灵感到这儿过分狭窄,我在天地间感到窒息,我希望投身到一个无限的世界中去。我相信,如果我能洞悉大自然所有的奥秘,我也许不会体会这种令人惊异的心醉神迷。

 

    显然,卢梭意识到了大自然的无限神秘,也恰恰是大自然这些未知的问题让他感到了探索和思考的乐趣,而在他之前的一位哲学家毕达哥拉斯已经断言:一切都服从命运,命运是宇宙秩序之源。卢梭不信,他要思考这个宇宙的起源、变化和归宿,他要挣脱一个生命长度的羁绊,让思想的触角伸展到更广袤的空间,这是大自然给他的启示,也是生命的意义所在。

 

    尼亚加拉瀑布,当你遇到挑战者的时候,你的崇高也是他的崇高;当你遇到思想者的时候,他的崇高才是你灵魂。

 

    即使数万年后你不存在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